2015年04月08日

一起搗蛋

記憶中的從前,當我還是一個年少無知的孩童時,哪會知道歲馬浩文月的無情會蒼老一路的風景人影,哪會管他月盈或月缺,花開亦花敗,清純得沒有一絲煩惱與憂愁,只浸泡在自己天真無暇的藍空下戲耍、翱翔,打打鬧鬧是一天,瘋瘋顛顛又一年,任他歲月暗失,春秋幾度,依然還是那麼純真的無動於衷,如今回想,卻很是懷念那最初的光年。


猶記得小時候那會兒,總是喜歡逢喜事節的日子,這是古人留給孩陳柏楠童們最好的禮物,因為它代表著大餐還有紅包,對於那時後的我來說,這就是一門不用投資就有著收穫的小生意,不緊有好吃的,最開心的不過於還是有錢拿,現在想想也覺得美滋滋的。


還記得,那群陪伴我的小夥子們,調皮的我們總是愛聚在一起耍鬧,一起搗蛋。記得有一次下河捉魚,從岸上的草叢裏鑽出來條蛇,搖頭擺尾的粘水而來,嚇得我撒腿就跑,那速度著實的驚人,就如同那鐵掌水上飄的裘千仞般,踏浪而飛,結果我跑了,衣服卻還擱在那。


也記得,有一回冬夜出遊,北風呼呼徹骨的冷,大家夥搗蛋得跑去抱人家的幹材生火,然後又去別家農田裏挖來番薯和香芋,把它們扔進火堆裏悶,我們一邊烤火一邊等待著美味的出土,過了好一會兒,我們的期盼終於沒有失望,黑乎乎,皮焦焦的東東被我們刨了出來,這就是我們期待已久的美味了,大家都吃得香噴噴的,可這是要付出代價的。


第二天放學回家,看見老爸的眼神兇狠,老媽悶不吭聲,我就知道貴金屬買賣情況不妙了,肯定是昨晚挖了人家的番薯香芋,別人跑來告狀了,最後我還是沒逃脫被抽的命運,老爸邊抽邊怒喊“別人說你挖來吃就算了,還把人家的田翻了個底朝天,大半的土壤都被你們弄得稀巴爛”。他咬起牙根再次喊到“看我今天不抽死你這個敗家的玩意兒”那場面可真是膽顫心驚啊。
posted by visit at 16:34| Comment(0) | Dr Max |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

広告


この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がされております。

以下のいずれかの方法で非表示にすることが可能です。

・記事の投稿、編集をおこなう
・マイブログの【設定】 > 【広告設定】 より、「60日間更新が無い場合」 の 「広告を表示しない」にチェックを入れて保存する。


×

この広告は180日以上新しい記事の投稿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