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01月29日

“未來”--酒吧

2912.jpg
夜深了、繁華的都市褪去白日的喧囂。窗外、一輪殘月與幾點周向榮
疏星相映、伴隨陣陣肆無忌憚吹打在高層的紗窗上晚風、發出一聲聲似斷還續仰望天際、我試圖尋求一份靈魂的靜逸、並期盼以此安周向榮享一刻久違寧靜。

終於、只剩一抹彌漫在心田不願褪周向榮
去的悵惘、欲升還沉久久縈繞在心間不願散去的沉悶的聲響、如泣似訴。仿佛在書寫著屬於某一段年華的特有憂傷。那是一種不能用言語描述的情愫。

最近一直很枯燥的我想要一種釋懷,只是那種氣場沒有人帶動,我理想中最能解氣的方式。我在等待,靜靜的等待一次能嗨到忘形的時機。今晚朋友約我,我便不會推辭。或許朋友想要的只是一個合適的舞伴,而我,是去發洩的。新開業的充滿熟悉味道的地方————未來酒吧!

曾幾何時,酒吧被我視為墮落和消極的場所,所以那是的我從不涉足,我以為我可以清高到此生永不踏酒吧半步,未曾想到,一次經不住朋友的慫恿和誘惑,我邁進了酒吧!較之那些早已習慣出沒於斯地的泡吧常客,我顯得格格不入,沒有他們肆無忌憚的穿著暴露,沒有他們玩那些男與女嘴對嘴啃西瓜皮的放浪,沒有他們跳貼面舞的瘋狂,沒有他們喝起酒來不問醉的豪放,我猶如一個乍來人世的嬰兒睜著好奇的眼睛打量著周圍的一切,只是靜靜地感受著!而今,我已不覺得離奇,只是一種供疲憊的人們娛樂放鬆的環境而已,只是思想的尺度不同罷了。

酒吧是一個充滿欲望、放縱、誘惑和曖昧的地方,彩色的燈光時隱時現,偶爾可以瞥見性感的女人袒露的胸和性感的大腿;杯光交錯,酒精蕩漾,晃動著可以一飲而盡的寂寞;震耳欲聾的音樂讓人的心臟激烈的跳動,似乎要撕裂一份份人皮包裹下的激情。狂舞的人群,高聲的呐喊,扭動的軀體,頹廢的氛圍,釋放的熱情,曖昧的表情,充斥著狹小而擁擠的空間!男人與女人,陌生與熟悉,不再區分彼此,盡情的放縱淹沒了彼此!桌子上跳動的骰子見證了這一刻的激情澎湃,各種刺激的曖昧遊戲,無需太多的語言,只是在手勢的暗示中和彼此的默契中默默的進行著!偶爾傳來玩家勝利的尖叫聲,引來旁人不屑一顧的一瞥!迷迷離離中朦朦朧朧中,我的臉不時接過男人和女人噴出的煙霧,也偶有人遞煙給我,而我只是笑而擺手拒絕!儘管來之前朋友告訴要我,來這裏不抽煙的女人很“二”,可是我仍然做了一回“二”。頭頂上的人工煙霧不停嗖嗖地噴吐著,極力地渲染著朦朧和曖昧,似乎想讓這些聲色男女忘記凡塵俗世而置身於半仙的境界裏!

我總是個奇怪的人,越是在這樣喧鬧的似乎可以排遣一切寂寞與不快的境況裏,心越是平靜的出奇,我用一種眾人皆醉我獨醒的淡定品味著這樣一種與眾不同的生活,打量著眼前的男男女女,他們也許是在釋放著白天的疲勞和壓力,也許是在尋找著意外邂逅的激情,也許是在發洩著難以言表的心靈落寞和對世態炎涼的感傷,也許是在與人分享事業的成功和生活的樂趣,也許有像我這樣的人,不會躲在黑暗的角落裏,不會只默默默地體驗和感受,因為是一個不專業的舞者,對音樂有著一份莫名摯愛的舞者,最終也被吞沒在這燥熱無比充斥著欲望和興奮地酒吧裏!吧客們只要這一晚的醉這一晚的瘋狂這一晚的放縱!

此刻環視了下四周,找了一個離DJ臺很近的地方坐了下來,順便招手向調酒師要了一杯vermouth+冰,朋友們都叼一支煙在嘴裏,點燃,灰色的煙霧、藍色的燈光將我籠罩,瞬間竟有種醉生夢死的感覺,不覺揚起嘴角自嘲的笑了笑。

不時人群裏會傳來一陣湧動,伴有掌聲、尖叫聲,順著人們的目光望去,是酒吧DJ。恩,幾個外國女人。我仔細洞察了她們的外貌,淺藍色瞳孔,深邃的眼神,高高的鼻樑,脖子下麵帶有一個別致的銀色十字架。恩,算不上藝術,但卻靚麗,從人潮來看,她們的影響力應該不錯。我喃喃自語說。

淩亂的總是思緒,醞漾在心間不斷蔓延,帶著那濃濃的氣息,瘋了一樣踏在這方沉睡的混亂的世界。夜,還是一如既往的深沉,習慣了這樣動感的色調,喜歡用雙手托起空白,感受從指尖劃過的微涼,然後和著音樂湧動,狠狠地將一切不爽和壓抑甩掉,多少燈光破碎了回憶,跌落在酒杯的中央,盡了在斟,斟了續飲。

淩亂的節奏,霎時擊的我心痛,我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成了自己曾幾何時最最厭惡的一類人。頓時間拉上朋友從T台下來,以跳累了為由,坐回自己的位子,思緒流離。發現有時候真的渴求一種沒有章程,沒有秩序的混亂,為什麼?那種在迪吧,慢搖吧裏的自己就如同小時候電視劇裏吃了搖頭丸的散貨,沒了自我。或許,迷離的紅塵煙雨,早已洗盡了彼時的繞指柔,而我,自始至終,都飲不下這杯塵世的聚散滄桑。

我,一個不沾染香煙的人,雖然能抵抗煙味的熏嗆,但醜陋煞眼的各種動態讓我有一種嘔吐的感覺,抬腕一看,時針指向了三點,想窗外的夜色早已深沉而厚重,更重要的是,我的心始終都不曾徹底的麻醉,不曾讓自己徹底投入地瘋一次,也許我早過了瘋狂的年齡,也許我的靈魂根本不屬於這個曖昧朦朧的“人間仙境”,於是我裹緊緊衣衫,匆匆走出了酒吧。

初秋的夜有點冷,也很冷清!我招手,一輛TAXI會意地停靠在我的身旁,夜色被我“咣當”一聲關在門外,車輪疾馳而去。。。。。。此刻,是一種莫名的沉重的心情,一種說不出的麻木的感情。。。。。。找家網吧,安靜的敲響鍵盤,記錄現在,雕刻心情,感覺依然,心隱隱作痛,一直是一片空白,自始至終一種極度想要釋懷的空白。
posted by visit at 13:21| Comment(0) | 瑪花纖體有效嗎 |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

広告


この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がされております。

以下のいずれかの方法で非表示にすることが可能です。

・記事の投稿、編集をおこなう
・マイブログの【設定】 > 【広告設定】 より、「60日間更新が無い場合」 の 「広告を表示しない」にチェックを入れて保存する。


×

この広告は180日以上新しい記事の投稿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