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08月10日

祭奠那死去的愛情

0503.jpg
夢千年,歲月已無蹤,花不語,恨意已無休。歎,世間繁華,竟,無從我身。

題文記/韓墨染

題一 《祭奠那死去的愛。》

再回首,浮生夢,伊人去,我未語恨中留。癡情的cellmax 團購人,都是念舊的,有些記憶是值得懷念的。而那些不值得的,就讓我們一起祭奠那死去的愛吧。

日複日,年複年,紅塵盡,愛未成身先死。多年的憂傷令我習慣了文字的寄託,將自己的傷懷書寫在一本空白中,直到書變成了日記,日益成熟的筆跡。

情意濃,癡心綿,歲月錦,花未開紅殘卻。在流光飛影的年華裏走了一遭,打了一個滾兒,總是該留下些什麼的,記憶是屬於自己的,既然是自己的東西,那就應該珍藏,念舊,絕非多愁善感。

一筆墨,兩天涯,訴衷腸,跡未幹情以斷。並不是現在的生活不好,而是覺得過去的傷痛更應該倍加珍貴,因為它激勵了我的成長,只有這樣,才會讓我們珍惜現在所擁有的。

看今朝,情與義,忠與孝,顏未老盡難全,曾有人勸我說,淡看人間,將利祿高閣,那是看破。我覺得那其實是潔癖,那樣的路太過齷齪,不忍褻瀆自持的tube amp清高,還有文字賦予的夢魘,世間總有浮華事,一生做好一件事,足矣。

題二 《雪舞凝裳愛無悔。》

一粒雪花喚醒我迷離的雙眼,拉著我的手,帶我走進冷靜。

賞雪,需要一雙清澈洞悉塵世的眼眸,而這種返璞歸真的眼眸,必然要經歷凡塵種種;素潔的雪,纖塵不染的氣質讓我肅穆敬仰,當你在風中為我搖擺身姿,舞一場人間浮華時,塵世的名利榮辱早已羞愧的離去,釋然的放下人間恩怨,沉醉在美妙的翩翩舞姿裏。

聽雪,需要一顆榮辱不驚至真至純的心靈,閉上雙眸不理紅塵情深,用一顆,經過世俗洗禮的心靈,去聆聽雪花的嚶嚶呢語,你會發現天地俱靜,萬物悄然的神秘,雪落凡塵細無聲,你從遙遠的天際而來,洗清我塵世迷茫的心,任何嘈雜喧囂都無法阻擋你柔柔熙熙的腳步,若雲般輕盈的你,與我相約在這場落寂,對天長吟,對月弄琴,榮辱皆逝,霎那癡迷。

愛雪,需要一種如癡如狂的情愫,一場不期而遇的雪,讓我產生了“眾裏尋她千百度,驀然回首”的靈動。雪花,嬌柔,聖潔,不得渲染一絲不潔,柔弱的身軀,一觸既化,我怎麼能夠忍心不去呵護和疼愛?或許,我的癡情早已注入那晶瑩的花瓣裏,願用我一生的offshore company hong kong生命和力量去為你永保常存。

當日轉山河暖時,飛舞的雪已不再,隨著流光黯然逝去,你離開了我,我的愛情也跟著你一起去遠行,心也隨之而去,一陣風似的走了,你說過,一年之約,我必有音。與其當我老了,再去找你;不如珍惜現在,忘掉過去, 那些往事,終究化作浮生煙火, 重頭再來,莫留遺憾。

來如飛花散似煙,笑看浮生葬紅顏,往事回思二十年,獨守滄海化桑田,墨染傷情臥雪眠,白雪無意刺我寒。

題三 《此生,有你便好。》

事事盡不如我意,人生其憾,一別經年,皓月漸冷,思意悱惻,痛徹心扉;綿綿不斷的憂傷,如風霜銹蝕了靈性,又該何以理淸這塵世的冰弦?相逢淺倦,牽念無緣,醉看風起花落夜,筆尖蘸盡端硯,書寫著這場無名的傷懷。

漫漫長夜,總未央,惹愁腸,一輪月,一壺茶,一聲更漏,一盞青燈,一抹殘燭,浮影飄飄,紅花落淚,幽香彌漫,纖塵不染的你,素衣楚楚,持筆攜一縷墨香,隨風,隨意。

今夜,曲為緣,天為紙,水作墨,風為筆,再次寫盡滿箋柔情,此後,今生,不願再持筆寫下篇篇傷懷,來生,縱然我人不在,魂也會伴隨你左右,保護你,守候你。不管情深緣淺,是劫是緣,有你,便好。

倘若文字能安撫靈魂,我寧願為自己祭奠。

墨繪生死情,染盡離別殤。——韓墨染!
posted by visit at 03:58| Comment(0) | 抗皺 |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

広告


この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がされております。

以下のいずれかの方法で非表示にすることが可能です。

・記事の投稿、編集をおこなう
・マイブログの【設定】 > 【広告設定】 より、「60日間更新が無い場合」 の 「広告を表示しない」にチェックを入れて保存する。


×

この広告は180日以上新しい記事の投稿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