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08月28日

夢回大唐

千宮之宮的繁華與毀滅
子夜,東風吹來,一股疾風從走廊匆匆穿過,沖進宮殿,發出淒厲的回響,宛如猿鳴。“山之上,國有殤,”殿之中,亦有殤,而它隻有這殤陪伴著,隻是這殤……
寂靜而又肅穆的大殿,仿佛一位老者在古老的院落中等待著某位故人,隻是無人問津。慢慢地,旭日東升,一座雄偉的宮殿坐落於此,一陣狂風吹來,竟成一抔黃土,在風中塵埃亦不見。突然,回憶湧起,它想起了些什麽……
大明宮,西鄰未央路,始建於貞觀八年,毀於乾寧三年,在一次又一次戰亂中它見證了從盛唐到衰唐的全過程。富麗高雅的它被譽為千宮之宮,在絲綢之路上它成為了東方聖殿。隻是往日的輝煌都已逝去,不知還有誰在時光遺落的角落彈奏著那霓裳羽衣曲,彈著那千古的絕唱。
“憶昔開元全盛日,小邑猶藏萬家室。稻米流脂粟米白,公私倉廩俱豐實。九州道路無豺虎,遠行不勞吉日出。齊紈魯縞車班班,男耕女桑不相失……”
大唐,這個與中華民族情結極深的王朝,歷經千百年依舊讓後人為之震撼。它以開放的胸懷屹立於世界的東方,像鷹俯瞰大地一般,俯瞰著整個世界,正如大流士所說的那句話一般,這裏,廣廈高築;這裏,萬國來朝。
有這麽一種事件,它雖然鮮為人知,但它的意義卻十分重大,它所牽扯的國家或人物也是極負盛名的。唐玄宗時期,瘋狂擴張的阿拉伯帝國派兵一路打到東亞,直逼大唐。唐朝下設西域都護府派兵與其交戰,傷亡數千,而阿拉伯帝國傷亡數萬,這就是恒羅斯之戰,它向人們展示了大唐的軍事實力,武周王朝時期,武則天曾在大明宮接見日本使臣,賜其印章。還有那個孤傲的詩仙,繡口一吐就是半個盛唐。
“拉薩雪紛亂了幾千年。”布達拉宮,那建在世界屋脊上的宮殿,聽起來是多麽高傲。站在布達拉宮的頂峰,俯身去看整個世界,那樣的美好,大地、房屋一片雪白。漫天的梵文,不知有誰在傳頌那昔日的神話,那虔誠的誦經聲與禱告聲,那站在高處獨受嚴寒的君王,不知又有誰在等故事中的人物歸來……文成公主入藏流傳了千載,有誰還會去聽?
然而,盛極必衰,千古皆然。那一世長安的浮華終於隨著“九重宮闕煙塵生”而離去了,那位打造了盛世的帝王又為這個帝國埋下了滅世的炸藥,一場安史之亂點燃了它。名為“黃巢”的火傾倒了這“龍首丹殿”,南山也不再,那“俊賢”“明聖”又將付何方?巨人終究倒下了,煙塵之後,大明宮不過一聲嘆息。
也許它認為那過往的輝煌,太累,太累……他領略了這個帝國的愛恨情仇,它看盡了這個世界的滄海桑田。它輝煌過,沒落過,復雜過簡單過,如今,或許該解脫了……
守城人也離去了可是竟無一人挽留,難道僅是因為他生活在夜晚,就註定與現在和未來無緣嗎?註定隻能在昨天與以前的昨天間徘徊嗎?註定隻能回憶,回憶的盡頭也隻剩回憶罷了!再多的眼淚也不過是將悲劇重復又有何用?
“漢皇重色思傾國,禦宇多年求不得。楊家有女初長成,養在深閨人未識。天生麗質難自棄,一朝選在君王側……七月七日長生殿,夜半無人私語時。在天願作比翼鳥,在地願為連理枝。天長地久有時盡,此恨綿綿無絕期。”
唐太宗說:“以史為鏡,可以知興替。”但是回憶帶給我們的不僅是經驗,更多的是一個傳承,是一個答案,不然,我們如何告訴我們的後人正如先賢告訴我們一般。我們是誰?我們來自何方?
有人說太多的回憶隻能是煩擾與累贅,那麽就在傳承的同時適當的做減法,減去過多的繁雜,將文化不斷的傳承與融合,最後隻剩純粹,這樣,最好,簡單而不失充實。
最後的最後,守城人又將去向何方?它真的有用嗎?你認為答案又是什麽?
“曰:遂古之初,誰傳道之?上下未形,何由考之?冥昭瞢暗,誰能極之?馮翼惟象,何以識之?......”——後記
原文地址:https://www.sanwen8.cn/subject/xeqyyi.html

posted by visit at 16:39| Comment(0) | 日記 |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
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
コメントを書く
コチラをクリックしてください
×

この広告は180日以上新しい記事の投稿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