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04月18日

紫藤蘿

1819.jpg
清明已逝,假期終止。原本,擱置了一堆碎事,終歸被懶散的流放在腦後,使得這個周末再次變得臃腫!
睡久了,眼睛疼的眯成了一條細縫,臉也腫成圓鼓鼓的皮球了。呆呆的站在鏡子前,我習慣性的把散亂的頭發向後順成馬尾辮,邊擦護膚霜,邊揉著左手的食指(前幾天,打球,不小心戳在球上了)。愣了幾分鐘,我取下發卡,套上了一件銀灰色的針織衫,把手機放在黑色素包裏,安靜的走出了寢室。清晨,八點的陽光,暖了這繁花盛開的雪纖瘦真正無創拉皮 強勢登場季節。輕輕地將耳麥插在耳朵裏,剛打開手機,無端冒出了一段英語聽力。它隱隱約約縈繞在我昏沉的腦海裏,卻終究聽不清其中繁瑣的對話。索性,啪啪幾下,關了手機。“一塊七?”我驚訝的看著賣粥的售貨員。

她大約四十多歲,臉部泛黃,還布滿了星星點點的雀斑。她站在櫥窗裏面,左手支在前臺上,略微有些發福的身體倚在一側,松垮的脂肪被一圈圈累積在腰間。她的表情很陌生,還流露出幾分漠然。“嗯!”她瞟出一個不屑的眼神。“又漲價了麼?”我開始變的氣憤,語氣也不像原來那麼緩和。對於物價上漲的問題,我甚是感到懊惱。無論是源於何種盈利手段、張持著何種出售標准、介於何種商業時機,所有物價一漲再漲,特別是學校的校考期間——一間住房從五十左右急速上漲到五百或一千;一碗蘭州拉面瘋狂直奔到十幾元;連電池也由四元波及到六元;而眼前的穴位埋線一小杯燕麥粥從一元三到一元五,再到一元七……暴利、欲望、私心一擁而上,使許多商業的性價比變得扭曲。各種角度的反襯,都彰顯出無盡的悲哀。

許多人因為無法改變事實的根源而抱怨,甚是被動的接受。無奈的我也是隨從者之一,不免發泄幾句由衷的牢騷。“裏面加了奶!”她把一杯粥狠狠的丟在窗口,便走到櫥窗的另一端。“謝謝!”我不知道為何她有這般舉動,這般讓人感到冰冷與厭惡的舉動。我無法抑制內心的憤怒,卻還是對陌生的她道出了謝意。走在教學樓的路上,我喝了幾口加奶的粥,胃裏面導出一股惡心的味道。其實,我不喜歡喝牛奶,尤其是純牛奶。撇了撇嘴,我把頭抬起來,朝四周環視了一圈。瞬間,我的眼球被屋簷旁的一抹紫色吸引住了。

昨天,和斌一起閑逛的時候,看到了一些零零散散的紫色花,他說:“這是紫藤羅,喜歡延藤而居,花朵是一簇簇開放的,濃密不乏淡雅。”聽了他的這些話,我好奇的走到藤下,把鼻尖湊到花端,使勁的嗅了一下。“有一點香,咯咯……”我咧著嘴傻笑起來。“一中很多,都是群居構架,花不僅僅是一蔟簇,更是一片片。你們學校的紫藤羅很少,種植的Cosmo 姊妹裙也有些零散。”他很是滿足的回憶著高中校園,話語中浸透著幾絲懷念。我從包包裏掏出手機,舉到花蕊旁邊,認真的拍了一張照片:花兒一朵挨著一朵開放著,形成一串串下垂的“花棒”,淡雅的紫色鋪陳一片奔放的瀑布,從上至下、由淺到深的延續著。葉子正處於新生的萌芽狀態,花的意境卻達到了至高,真可謂花葉相競爭,葉而稍遜風騷啊!“紫藤羅!”我小聲的自語著,緊鎖的眉頭開始展開,且會心的笑了。駐足於這片溢滿春光的菁菁校園,燦爛的花兒向我招手,花語絮絮。如此美好的季節,如此爛漫的歲月,我為何要被這無端的外界感染,甚至變得多愁善感?我想,我的思緒沒有被掌控好,讓它又變得龐雜了。或許,這僅僅是一個莫名的過客擁有一個臃腫的周末罷了!
posted by visit at 13:05| Comment(0) | 生活百事達 |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
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
コメントを書く
コチラをクリックしてください